欢迎您来到赵楼煤矿!
您的位置: 赵楼煤矿> 新闻中心> 矿井要闻>

陈鲁鲁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 用爱传递“生命之种”

兖矿集团 作者:张震 2018-12-17

 

爱,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情感,她可以让冰冷的世界变得温暖,她可以给绝望的人们带来希望,她可以让脆弱的心灵变得更加坚强,她可以让濒死的生命得到重生!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,每天都在上演着爱的故事……

12月13日,兖煤菏泽能化赵楼煤矿综掘二区的陈鲁鲁,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完成造血干细胞采集,成为山东省第688例、菏泽市第44例捐献者,用自己的热血谱写了一曲大爱之歌。

十万分之一的匹配率,感觉自个儿特幸运

初见鲁鲁,170多点的个头,黑黑胖胖的脸颊上托着一副黑框眼睛,说起话来脸上总带着腼腆地笑容,相貌看似和名字一样的可爱。1989年生人的陈鲁鲁,是一名中共党员,还是矿工会暖心服务志愿者,曾在人民解放军服役5年,现在赵楼煤矿综掘二区从事一线采掘工作。

说起捐献造血干细胞这件事,陈鲁鲁告诉记者,2008年入伍至今,他坚持年年献一次血。2016年献血时,正巧赶上县里组织的造血干细胞捐献宣传活动,当了解到大致捐献情况,陈鲁鲁义无反顾地报了名,在献血车上他挽袖捐献了400 毫升血液,同时多抽取了10毫升留样至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(中华骨髓库)。

由于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率非常低,通常十万人中才可能有一例匹配,陈鲁鲁的配型信息在录入后似乎便石沉大海,直到几天前突然接到菏泽市红十字会打来的电话,陈鲁鲁略显兴奋地说:“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,那么低的匹配率竟然让自个儿碰上,感觉特幸运。”

小小的“要求”,引来大伙儿的关注

刚接到菏泽市红十字会的电话时,陈鲁鲁曾提出一个小小的“要求”。因为这些天班里生产任务特别紧张,这个节骨眼上请假感觉特别不好意思,于是便希望请红十字会帮忙。

菏泽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得知陈鲁鲁的难处后,第一时间联系到赵楼煤矿矿长郭念波,在介绍了陈鲁鲁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情况后,得到了肯定地答复:“单位会协调好一切,全力支持陈鲁鲁赴济南捐献。

12月8日一大早,室外温度零下7℃,赶上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。不过,这丝毫不影响大伙儿给陈鲁鲁送行的热情。矿上特意准备了一场简短的欢送会,三四十人赶来给陈鲁鲁加油鼓劲。

综掘二区党支部书记张峰告诉记者,平地里陈鲁鲁时刻不忘自个儿的党员身份,脏活累活抢着干、争着干,从未缺过勤,十分能吃苦。陈鲁鲁的班长李洪朋说:“从没跟我们聊起过(献爱心),直到昨天才听说他献过那么多次血,还将要捐出自己的造血干细胞,真没想到我这哥们儿这么厉害。”

原本不想让单位知道,一是怕麻烦单位,二是又怕同事们不解,现在看到大伙儿如此认可这种爱心行为,陈鲁鲁感到很是欣慰。“这是赵楼人的骄傲,我们不仅要支持陈鲁鲁完成好这次捐献,而且还要大力做好宣传工作,弘扬大爱精神,传递正声正能,倡导更多的职工群众加入到献爱心、暖人心自愿服务队伍中来。”赵楼煤矿党委书记路献民说。

“谢谢您,矿工兄弟”

陈鲁鲁赶到医院后,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注射8针造血干细胞动员剂,为的是促进造血干细胞生长并释放到外周血液。医护人员告诉记者,注射动员剂会出现浑身酸疼,类似感冒发烧等症状。不过陈鲁鲁却总是轻描淡写的告诉记者“没啥感觉”。

12月13上午9时许,陈鲁鲁正式接受造血干细胞采集,从容地配合着医生,不见丝毫紧张感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造血干细胞一点一滴地流向储血袋。足足3个小时的采集术,陈鲁鲁几乎全程保持一个姿势躺在病床上。

期间,探望陈鲁鲁的领导和爱心人士络绎不绝,其中北京空军总医院一名工作人员引起记者注意,因为捐献实行“双盲原则”(捐献和受捐双方都不得知晓对方信息),这位工作人员受患者家属委托捎来一封感谢信。从信中得知,受捐患者是一名年仅13岁的女孩,家里穷尽一切为孩子治病,绝望的时候,正是陈鲁鲁无私的爱给了女孩生还的希望。

捐献这件事儿,他们(她们)怎么看?

陈鲁鲁自打来到医院,一直都是妻子徐静陪护,徐静是巨野县人民医院一名护士,她和陈鲁鲁一样连续无偿献血多年。得知丈夫配型成功并同意捐献,徐静便忙着给丈夫讲解造血干细胞采集流程知识,陈鲁鲁仅有的一丝紧张感也全都消除。

前来探访的人中,记者见到了陈鲁鲁的岳母和他4岁半的女儿多多,却一直没有等来陈鲁鲁的父母。原来,陈鲁鲁说没把这件事没告诉父母。“父母年事已高,对造血干细胞捐献也不了解,也就暂时没和他们说,省得他们担心,想着完成之后再和他们说。”女儿多多虽然还不懂什么是捐献造血干细胞,但她明白爸爸是在救人,小家伙趴在病床上给爸爸鼓劲说:“爸爸,你最棒呦”。

临近正午12点,造血干细胞采集结束,看着从自己血液里提取的220ml造血干细胞,陈鲁鲁感觉到,他正在用自己满腔的热血换取另一个生命的重生,传递给另一个家庭幸福的希望,这三个多小时的煎熬,是值得的。陈鲁鲁说:“我也是位父亲,体会得到那位13岁患者父母的心情,希望孩子能够尽快康复,早日重返校园。”

(陈鲁鲁给患者的回信)

 


编辑:编辑